• williamsongrant05 ha inviato un aggiornamento 4 mesi, 3 settimane fa

    8739i爱不释手的小說 武煉巔峯- 第三千一百二十六章 以身饲虎 -p1jRYG

    小說 –
    武煉巔峯

    第三千一百二十六章 以身饲虎-p1

    一群人僵硬地转头,无比羡慕地望着黄娟。

    全屬性武道

    杨四爷瞪着他,嘴巴蠕动,却没有声音传出,但看那口型却是:“小子你死定了。”便要关上大门。

    众人眼前一花,杨开忽然消失不见。

    “宗主,我敬你一杯,当年若非宗主,妾身只怕早已死了,能有今日,多亏宗主一路提携,妾身感激不尽。”

    而有了这样的通天的大靠山,在那星界之中又有谁敢招惹?如此机缘,谁人能比?那林韵儿可谓是一步登天,就算是在星界之中也能横着走了。

    杨开提着酒坛,缓缓起身,环顾四周,朗声道:“诸位可能好奇,我如今是什么修为境界。”

    而有了这样的通天的大靠山,在那星界之中又有谁敢招惹?如此机缘,谁人能比?那林韵儿可谓是一步登天,就算是在星界之中也能横着走了。

    “她如今的实力,不下于我!”杨开微微一笑:“她可是拜了一位大帝为师,放眼那一方世界,敢招惹她的人可没几个。”

    杨开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?怎么听起来让人遐想连篇啊,难道自己也有机会踏足星界?

    杨开一听,也觉得言之有理,伸手从空间戒取出一个玉瓶悄悄塞进老爹手上。

    喉咙不禁有些发干。

    黄娟身子一抖,怔怔地瞧着杨开。

    这个时候难道要揭晓谜底了么?

    屋内老娘声音传来:“谁的儿子?你是谁家的儿子,莫要打扰我们夫妇寻欢作乐,速速滚开。”

    那叫林韵儿的女子,何德何能,竟能拜一位大帝为师。

    “她如今的实力,不下于我!”杨开微微一笑:“她可是拜了一位大帝为师,放眼那一方世界,敢招惹她的人可没几个。”

    那叫林韵儿的女子,何德何能,竟能拜一位大帝为师。

    没法不好奇,杨开当年离开星域的时候就是虚王两层境了,这么多年在外闯荡,总不可能只有虚王三层境。在场的虚王境不少,可无论是谁都感受不到杨开的深浅,这并非只是星主的缘故,肯定还有另外一层原因,一个最根本的原因——杨开的修为高出他们太多,太多。

    大道之上有友人,结伴而行,蓦然回首时,却已看不见许多熟悉的身影。

    众人眼前一花,杨开忽然消失不见。

    杨开一听,也觉得言之有理,伸手从空间戒取出一个玉瓶悄悄塞进老爹手上。

    杨四爷瞪着他,嘴巴蠕动,却没有声音传出,但看那口型却是:“小子你死定了。”便要关上大门。

    呼吸声再度屏住。

    所有人都朝他望去,一瞬不移,屏住呼吸,大殿内竟传来一阵阵心脏跳动的声音。

    先前听杨开说林韵儿拜了一个大帝为师,还没什么直观的感觉,毕竟谁也不知道大帝是什么。但在他一番解释之后,众人才明白,大帝分明就是站在最顶峰的那一小批人。

    一般情况下,武者饮酒自不会有醉意,功法随便运转几个周天便能将醉意化开,但此时正是庆祝之时,酒不醉人人自醉,谁又会干这等煞风景的事?

    黄娟身子一抖,怔怔地瞧着杨开。

    修为和地位上的巨大差距,再也无法让他们将杨开与几十年前的那人联系到一起,无形之中多了一层拘束。

    屋内老娘声音传来:“谁的儿子?你是谁家的儿子,莫要打扰我们夫妇寻欢作乐,速速滚开。”

    那叫林韵儿的女子,何德何能,竟能拜一位大帝为师。

    沉寂了片刻之后,众人这才回神。

    一群人僵硬地转头,无比羡慕地望着黄娟。

    喉咙不禁有些发干。

    望着面前的妇人,杨开微微一笑,举杯饮下,旋即开口道:“韵儿现在过的很好。”

    喉咙不禁有些发干。

    叶惜筠伸手扶额,只感觉耳朵旁边嗡嗡嗡不断,仿佛有无数只苍蝇在吵闹一般,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:“本宫一概不知,尔等若再敢聒噪,休怪本宫翻脸不认人!”

    一抬头,却发现不远处还有更高的两座山峰,投下的阴影将自己遮蔽,让人生出一种无力感的同时,又振奋无比。

    将众人震惊之色收入眼底,杨开微微一笑:“星界并非遥不可及。”

    “前些日子我才与她见过一面,她长大了,成大人了。”杨开声音不大,但他一直都是全场的焦点,这一开口,整个大殿顷刻间安静下来,有意无意地倾听。

    杨开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?怎么听起来让人遐想连篇啊,难道自己也有机会踏足星界?

    叶惜筠伸手扶额,只感觉耳朵旁边嗡嗡嗡不断,仿佛有无数只苍蝇在吵闹一般,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:“本宫一概不知,尔等若再敢聒噪,休怪本宫翻脸不认人!”

    真是好儿子!也罢,今日老夫便来以身饲虎,平了你这虎魔之怒,转过身,关上房门,大步迈出。

    “她如今的实力,不下于我!”杨开微微一笑:“她可是拜了一位大帝为师,放眼那一方世界,敢招惹她的人可没几个。”

    喉咙不禁有些发干。

    是了,他几十年前就去过星界,如今既然能够返回,肯定能够再去一次,说不定还能带些人走。

    场面顿时为之一清。

    这个念头涌起,再没人能够淡定下来了,一转头,纷纷朝叶惜筠望去,一望之下,顿时大吃一惊,只见早有人想到了这一层,此刻竟将叶惜筠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,打探进入星界的方法。

    当年星域之中倒是有一位星空大帝,在场许多人甚至见过那星空大帝的面容,那是一位纵横寰宇无人能敌的奇女子。难不成……林韵儿所拜的师傅便是她?

    而有了这样的通天的大靠山,在那星界之中又有谁敢招惹?如此机缘,谁人能比?那林韵儿可谓是一步登天,就算是在星界之中也能横着走了。

    杨四爷深吸一口气,将那玉瓶收进袖中。

    修为和地位上的巨大差距,再也无法让他们将杨开与几十年前的那人联系到一起,无形之中多了一层拘束。

    虽千万人吾往矣!

    “虚王之上为道源境,道源之上为帝尊,我如今,是帝尊一层境!”

    “虚王之上为道源境,道源之上为帝尊,我如今,是帝尊一层境!”

    杨开还待说话,杨四爷却传音道:“先走吧,你娘正在气头上呢,等老夫且去安慰她一阵,让她消消火,女人嘛,满足了之后什么都好说。”

    将众人震惊之色收入眼底,杨开微微一笑:“星界并非遥不可及。”

    是了,他几十年前就去过星界,如今既然能够返回,肯定能够再去一次,说不定还能带些人走。

    睡醒了喝,喝醉了睡,数千武者奔走碰杯,似已将世间烦恼抛诸脑后,今日此刻,心情大畅,唯有一醉方休。

    与老一辈武者不算太熟,但在场的许多青年一代杨开都与之打过交道。

    修为和地位上的巨大差距,再也无法让他们将杨开与几十年前的那人联系到一起,无形之中多了一层拘束。

    沉寂了片刻之后,众人这才回神。

    “这是……”杨四爷低头看瓶,抬头看他。

    “宗主,我敬你一杯,当年若非宗主,妾身只怕早已死了,能有今日,多亏宗主一路提携,妾身感激不尽。”

    杨四爷瞪眼。

    攀上它们,登上顶峰,去领略那更广阔的天地,去观望那更美的风景。

    一抬头,却发现不远处还有更高的两座山峰,投下的阴影将自己遮蔽,让人生出一种无力感的同时,又振奋无比。